1. 筆夢社
  2. 師孃不可以
  3. 第3356章 故人之子來訪!
不醉 作品

第3356章 故人之子來訪!

    

風,沉思良久,她還是撥通了沈初雲的電話。對於皇甫洛璃的來曆,她很好奇,而且為了陳玄著想,她也必須弄清楚皇甫洛璃的來曆,而能給她這個答案的人目前也就隻有沈初雲了。遙遠的神都,沈初雲在接到秦淑儀的電話後,她很意外,笑道;“這大晚上的你居然會給我打電話,說吧,有什麼事情?”秦淑儀直接了當的問道;“老七,對於神都皇甫家你瞭解多少?”皇甫家!聽到這三個字,沈初雲美目忽然眯成一條線,說道;“你打聽他們做什麼?...-

追月的心頭有些複雜,雖然自己這弟子已經答應了,而且還鼓動自己也做那個小子的女人,可是她的內心深處依舊有一道坎難以邁過去。

雖然靈後已經同意了,但是自己這麼做難道她真的一點都不傷心?一點都不憤怒嗎?

恐怕不見得!

這時,隻見靈後繼續說道;“師尊,如果你是因為身份介意的話,你我二人可以斷絕師徒關係,這樣一來你應該也就冇有什麼顧慮了吧?”

斷絕師徒關係!

追月的內心一顫,這一點,她從未想過,畢竟這丫頭可是她當年一手培養出來,其心裡早就把她當女兒看待了。

為了一個男人和自己這猶如女兒一般的弟子斷絕關係,她絕對不會這麼做。

“師尊……”靈後歎了口氣,再次說道;“這件事情你恐怕真冇得選了,他的一切我很清楚,如果你真不答應的話,他的未來也就止步於此了,這不是我想看到的事情,所以……你就當是為了我,答應他好嗎?”

聞聽此言,追月趕緊轉過身去,不想讓靈後看到自己那滿是羞意的表情。

“丫頭,你彆說了,讓我先靜一靜!”

與此同時,陳天驕等人這時也來到了無儘湖,看著前方那秀麗的風景畫,浩瀚的湖麵在視線中一直蔓延出去,眾人的臉上也都浮現出了驚歎的表情。

“這就是無儘湖,眾多修行者談武論道的聖地,果然和傳聞中一樣!”拓跋冰滿臉驚歎的說道。

傅君如也笑道;“遙想當年,那小子就是在這裡放下狂言要追求靈後,逼的四大道癡出麵,從而與靈後的追求者們大戰了一場,今日,我們也算是替那小子來故地重遊了!”

“故地重遊?”林素衣遙望著無儘湖深處,說道;“這就要看那個女人到底歡不歡迎我們了?”

聽見這話,眾女/同樣注視著無儘湖深處。

陳天驕朝著四周看了眼,笑道;“那位姨娘到底歡不歡迎,我們也隻能親自去試一試了。”

說完這話,陳天驕一步跨出,朝著那浩瀚的湖麵漫步而去。

林素衣、拓跋冰、傅君如等人緊隨其後。

見此,彙聚在無儘湖四周那些高談闊論,欣賞著無儘湖風景的修行者們這時也注意到了陳天驕等人。

“咦,這些傢夥是誰?難道他們不知道無儘湖深處是整個永夜星域的禁地嗎?”

“現在何止是整個永夜星域的禁地,說其是整個玄黃宇宙的禁地也不為過,畢竟這裡麵居住的可是陳玄的女人,再說了,靈後如今的實力也相當恐怖的!”

“是啊,十多年前有兩位不死境的修行者在無儘湖鬨了起來,最終靈後一聲嗬斥就將這兩人震的當場吐血,我懷疑靈後恐怕已經進入因果天境了!”

“這些傢夥膽子也太大了吧,竟敢擅闖無儘湖深處,想找死是不是?”

“我看他們是活膩了,靈後動怒,現如今整個玄黃宇宙有幾人敢招惹她?”

“招惹靈後那便是同等於招惹陳玄,這種事情即便是天空之城這些霸主勢力恐怕都不敢做。”

無儘湖四周傳來的聲音陳天驕等人聽見了,不過他們依舊繼續朝著無儘湖深處走去,冇有任何停留。

“少族長,看樣子這些人是真不怕死了。”湖邊一處高樓之上,幾名強者眼神冷漠的看著陳天驕等人。

聞言,鮮於皇的眼中閃過一抹寒光,因為他當初和陳玄交好的緣故,他鮮於家如今已是永夜星域的第一霸主,如今陳玄不在,四大道癡儘數離開,鮮於家已經主動攬下了禁製他人進入無儘湖深處打擾靈後的任務。

眼下陳天驕等人這般肆無忌憚的闖入,這已經讓得鮮於皇很憤怒了。

“攔下他們!”說完這話,鮮於皇直接消失。

這時,就在陳天驕等人朝著無儘湖深處走去時,一聲冷哼忽然從不遠處傳來,緊接著,數道人影挾裹著驚人的氣息爆射而來,擋住了陳天驕等人的去路。

“朋友,如果你們是迷路了,我可以不怪罪,如果你們是想打擾靈後清修,彆怪我鮮於皇對你們不客氣!”

話音落下的瞬間,五名強者身上的氣息猶如一座不可超越的山峰一樣,儘數朝著陳天驕等人橫壓過來。

“是鮮於家,他們出手了!”

“鮮於家理應出手,畢竟當年鮮於皇和陳玄的關係很不錯,而且還幫了陳玄不少,眼下有人敢闖入無儘湖深處打擾靈後,鮮於家自然不會答應。”

“嘿嘿,作為永夜星域的第一霸主,如今鮮於家的實力可是十分強大的,他們出麵,這些傢夥恐怕要倒黴了!”

聽見周圍傳來的這些話,陳天驕等人對視了眼,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見此,鮮於皇冷漠的說道;“朋友,我的話你們剛纔聽清楚了嗎?”

陳天驕咧嘴一笑,說道;“我不想與你們為敵,而且我等此番進入無儘湖,也並非是無理取鬨,諸位行個方便如何?”

鮮於皇朝著陳天驕看過去,瞧著麵前這張有幾分熟悉的麵龐,他劍眉一皺,因為在這青年的身上,他感覺彷彿看到了當年陳玄的影子。

不過麵對陳天驕的要求,鮮於皇自然不會答應;“不行,裡麵清修那位與我鮮於皇淵源頗深,你們回去吧,彆逼我對你們動手。”

聽見這話,陳天驕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說道;“如果我非要進去了?”

鮮於皇一臉殺意的說道;“那你可以試一試,除非我鮮於家的強者都死絕了,如若不然,這無儘湖深處你們彆想踏足一步。”

聞言,陳天驕的臉上閃過一抹古怪之色,隨即他咧嘴一笑;“那我還真想試一試,看看這永夜星域到底有多少厲害人物?”

見此,林素衣趕緊瞪了眼這傢夥,眼前之人既然和陳玄是舊識,而且曾經還幫助過陳玄,即便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也不能鬨的太過分了。

旋即,隻見林素衣朝著鮮於皇說道;“不知道諸位能否給裡麵那位通傳一聲,就說故人之子來訪!”-上來見到這種情景,十個有九個都會認為他想對蘇千羽乾那啥。不過這傢夥把蘇千羽壓在床上,有些緊張的他絲毫冇注意到兩人此刻的姿勢存在著多大的問題,也絲毫冇覺得自己把某些部位壓扁了。被陳玄捂著嘴唇,蘇千羽很羞憤,憤怒到了極點,恨不得把眼前這個男人碎屍萬段。完了!自己不純潔了!所有的一切都被眼前這個男人給看光了!這時,也不知道蘇千羽哪來的力量,一隻手掙脫陳玄,朝著枕頭底下摸去,然後摸出一把紅色的剪刀就朝著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