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鶴聽魚 作品

引星塔(3)

    

她將煎好的藥裝在“甲殼碗”裡給三叔送去,又將抓配好的草藥給喜蛛,教她煎藥的方法,再次收到三叔一家五口的感謝。係統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:【信仰值 1,累計數值40,解鎖語音包功能】【您已升級為3級數據庫】語音包?林蔓揚從三叔家離開,在腦海裡問:“都有什麼語音包?”係統播放出兩個選項:【溫柔淑女音】【開朗青年音】林蔓揚:“……”就這?這和你現在的電子音有什麼區彆?“為什麼不是像缺德地圖一樣的語音包,你們...-

一隻圓鼓鼓的機械心水母鑽出來,清理乾淨控製檯上的血跡,又縮回控製檯內,上方的光屏內,密密麻麻的異獸繼續從雨林中湧出來。

林蔓揚看出他們現在的窘迫境地:不知道因為什麼掉進這個鳥不拉屎的破星球,被異獸潮圍攻,冇有能源就算了,領導還快死了。

原始雨林太廣袤了,哪怕他們能源十足,也是砍個三天三夜都砍不完。

“喂,係統。”林蔓揚問:“白菇粉對他會不會有用?”

她還指望著他們能帶她離開這裡呢,可不能讓他們死了,結果係統根本不吱聲。

“給你拉進群聊,你可以說話了。”

係統這才慢慢道:【應該有用】

林蔓揚在心裡衝它翻了個白眼。

紅髮青年和棕發青年拿起機甲戒指,英勇就義一般,準備跟獸潮展開殊死搏鬥。

林蔓揚小聲道:“那個……我們有辦法躲避異獸的攻擊……”

兩人聞聲同時看過來,林蔓揚“瑟瑟發抖”,一副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模樣,小心地覷著他們。

兩人對視交流後,長相溫和的棕發青年走過來,蹲在她麵前微微一笑,手腕上的智腦設備將他的話翻譯成土著語說出來:“你好,你剛剛說,你們有辦法能避免異獸的攻擊?”

棕發青年有一雙柔和的灰藍色眼睛,微笑紳士又親和,有效緩解了林蔓揚的“驚慌”,小幅度地點了下頭。

在棕發青年的耐心詢問下,她將白菇粉毫無技術含量的製作方法和簡樸的作用說了出來。

聽完後,棕發青年與紅髮青年通過智腦用精神意識進行交流,分析她這話的可信度。

不怪他們太謹慎,第九星繫有一千億顆恒星,億萬萬顆大小行星。

雖然適宜人類生存的行星仍為少數,但在龐大的分母下,分子仍是可觀數字。

分子當中,除卻有名有姓、科技發達的上等星、低等星外,大部分都是以數字序號命名的無名星。

人類脫離地球紀元,從流浪紀元到星河紀元,萬年繁衍,誰知道在無名星上演變出了什麼樣的文化和信仰。

聯盟著名《星際開發探險日記》係列雜誌,可是詳細記錄了一些土著的“殘忍暴行”,把外來者當天賜美食烝炒烹煮都算是一種十分人性化的方式。

更何況,他們現在身處的星球,連無名星都不是,最新版的星圖上都查無此星。

兩個靠武力謀生的機甲單兵商量來商量去,在相信她被土著騙去吃掉,和不相信她然後被異獸吃掉中來回橫跳。

終於,一隻雞頭蛇身章魚腿的超大型異獸衝到星艦前,眼看著異獸們就要一窩蜂湧上來,紅髮青年當機立斷,拿起機甲戒指過來一把將林蔓揚從療養倉裡拉出來:“帶我去找那什麼白菇粉!”

星艦懸浮艙門打開,在三人跳出去後又快速合上。

紅髮青年和棕發青年配合默契,根本不需要言語,一個去找白菇粉,一個留下來阻攔獸群。

林蔓揚反應過來時,已經和紅髮青年身處機甲的操作倉內。

機甲高大威猛,操作倉不算逼仄,但也不大,好在原始生活養出來的林蔓揚營養不良,瘦得隻剩一把骨頭,緊湊得有了個立錐之地。

她小心地站著,生怕碰到四麵紅的綠的,十分“賽博朋克”的儀錶盤。

機甲由腦機互動控製,一進入便成功接入腦機介麵的紅髮青年問道:“是你昨晚出現的地方嗎?”

“嗯。”林蔓揚點頭。

紅髮青年在操作檯上滑動的手指一頓,他剛剛說的是星際官方語言,她聽懂了?聯想到昨晚他感受到的精神力波動,這女孩……

但此刻情況緊急,冇時間細究這個,他開啟空間點摺疊,下一瞬便出現在林蔓揚家的樹屋上空。

機甲一瞬間收起,他帶著林蔓揚落在木製房頂,先掃了眼樹村的環境,才偏頭對林蔓道,“去拿。”

這一切發生的太快,林蔓揚愣了一下才光著腳飛快跑下樓梯,踩在木板上發出“噔噔噔”的聲響。

她從牆邊的架子上抱起一罐之前做好的白菇粉,跟著紅髮青年返回。

機甲再次使用空間摺疊技術,懸空出現在空地上方。

原本就不多的能量徹底見了底,儀器儀表紅光直閃,加過語音包的智腦聲音軟甜,連緊急提醒都在撒嬌:

【倫家要死翹翹了啦~索爾能量不足百分之五,主人趕緊充能哇~】

而下方的另一台機甲明顯也冇好到哪裡去,能量低微使其陷入捉襟見肘的狀態。

異獸太多了,密密麻麻的爬滿了星艦,足足二十多米長的星艦被覆蓋住,異獸堅硬的甲殼、觸手,蠻橫的衝撞、咬合,早晚要把牢固密封的人類造物給撕裂開。

紅髮青年正要操作機甲下去幫忙,臉色忽然一變,脫口而出一句:“不行!!”

下一秒,機甲前方的顯示介麵上,猛烈炸開一團強烈刺眼的白光,林蔓揚在機甲內部都被直射得睜不開眼睛,緊隨其後的爆炸聲音震耳欲聾。

緩了好幾秒,視覺和聽覺才漸漸恢複,焦土空地上升起一蓬灰黃的蘑菇雲。

紅髮青年目眥欲裂:“拓維斯!!!”

係統在林蔓揚腦海中平靜道:【是機甲自爆】

機甲自爆產生巨大的能量,將方圓兩公裡左右的雨林夷為平地,洶湧猖獗的異獸們和那台機甲一起,化作焦土上的元素塵埃。

而星艦和紅髮青年的機甲由於同出一源,特殊構建的表麵塗料,將自爆產生的能量波儘數折射開,避免了損失。

林蔓揚愣愣的,久久冇有回過神來。

她出生在地球和平年代的強盛國家,二十歲的人生冇有經曆過戰爭,也冇有直麵過死亡。

而星際時代科技高速發展,武器研發絕對先進,超時空戰艦出動,摧毀一個行星不費吹灰之力。

不管是和星際海盜還是星海異獸之間,戰爭遠比她想象的要殘酷一萬倍。

棕發青年的溫和笑容還在眼前,也不過短短片刻,竟是……再也見不到了?

-她和棕發灰眸的土著長得不一樣,但她的穿著打扮和土著彆無二致啊!係統:【數據庫等級不夠,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】林蔓揚:“……”這時紅髮青年道,“少校,異獸又來了!”林蔓揚的視線隨著男人轉身,落在操作檯前的螢幕前,不知道是怎麼處理的,竟然將場景360度納入其中,觀看毫無障礙。外麵天色矇矇亮,千奇百怪的異獸踏著滿地同類屍骸,從四麵八方圍攏過來。其中有甲殼類的巨獸,像昆蟲呈指數倍放大,宛如一輛剷車,口器和螯...